首页 > 书画频道 > 人物传奇> 正文

书画家李双雄:一个人的平凡世界与时代芳华

2019-06-25 11:28:06  |   来源: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  |   编辑:郑思雯   |   责编:陈晨   |  

  国际在线消息:导演、歌手、词曲作家、书画家,这些标签很难放在同一个人身上,但是这几个词,放在李双雄身上,就会发现,它们能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。

  李双雄是一个让人吃惊的人,多年来,他一直是著名的导演,歌手,却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,突然又变成了一位画家。

  李双雄在宋庄的工作室正准备搬迁,房间里堆满了各种书法作品、水墨画作品、笔墨纸砚,李双雄被这些包围着,整个人简单到近乎朴素。随后几个小时的畅谈,他的人生画卷徐徐打开,淳朴的外表之下,其人生经历丰富的让人咂舌,四十多年的人生路,他认真地走过每一步,而其个人命运跌宕起伏的背后,每一段路,都与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,紧密呼应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1

李双雄

  1987, “山里娃”意外走上演艺路 

  1972年,李双雄降生在了山西大同灵丘县南水芦村的一个小小院落里。背朝黄土,面向山坳的这个小小院子里面,挤住着他们一家八口,李双雄有两个姐姐,三个哥哥,他排行老小,家里人总是亲切的喊他“小四儿”。跟那个年代千千万万的农村家庭一样,他们一家过着贫穷简单而温暖的生活。受到父亲的影响,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写写画画、唱唱跳跳,书本中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被他画上了画,放学回家唱一路人未到歌声已经先回来了。家里兄弟多,干重活不指望他,父母于是成全了这最小的孩子,让他课余时间去县里跟着文化馆馆长学习书画。

  喜欢的事情一旦真的做起来,却没有预想中的惬意,很快他就变得缩手缩脚起来——画画太费钱了,虽然老师不收学费,但他依然连基本的学具都买不起,纸没了、墨没了,只能看着别人画,他又不敢跟家里说,怕家里不让他继续学了。

  然而在他十四岁那年,画画的乐趣还是彻底被剥夺了。父亲突生重病,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,初中就差半年毕业的李双雄被迫辍学了,生活的艰难让他彻底放弃了当画家的梦想,只想尽快挣钱给父亲治病,最起码可以为家里分担一些压力,让全家安稳度日。

  贫穷和梦想一起滋养了他内心的强大,苦难和责任鞭策出对未来的美好憧憬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2

舞台上的李双雄

  1988年,改革开放十年,各行各业蒸蒸日上,文艺也迎来了大繁荣,各种文化活动、文艺演出遍地开花,各种汇演、展演层出不穷。也就是那一年,李双雄考上了大同矿务局挖金湾矿文工团。(灵丘隶属大同,而大同煤矿——中国煤炭行业的龙头企业,几乎每个厂矿都有一支文艺宣传队或文工团。这让周边县区爱好文艺的少年们有了圆梦的舞台。)本来只是去试试,但彷佛天上掉馅饼一般被选中了,命运的大门第一次为他敞开,让他成为了一名职业歌手,至此开启了他前半生的文艺旅程。

  初进文工团,李双雄的内心并不踏实。看到其他人演出的时候,舞台下掌声雷动,他自己在心里暗暗使劲儿。改革开放以后,港台地区的流行音乐备受欢迎,煤矿里面的工人尤喜欢节奏感强的歌曲。李双雄觉得霹雳舞一定会受欢迎。于是,没有老师教,他就自己学,伴着借来的录音机,在宿舍一遍遍的练习,自学成才的他在舞台上竟然跳得有模有样,加之他样貌英俊,歌也唱的好,很快在文工团就成了台柱子。再后来,多个文艺团体邀请双雄到他们团里工作,为了能有更多学习的机会,他选择了相对离市里更近的煤峪口矿文工团,这时的李双雄,已经不再想画画的事,他只想踏踏实实地当个歌手,挣钱给父亲看病。

  九十年代初期,国家开始有意识地引导文艺创作,提倡和鼓励原创作品。李双雄所在的文工团总有人获奖。因为他年龄小,又是新人,没人给他写作品,看见别人比赛、汇演获奖的时候总有奖金可以拿,双雄很羡慕,他想多挣一些钱,家里能过得宽裕一点。他当时根本不懂作曲,也不懂歌词的韵仄,甚至连简谱的一些标示和功能也还搞不清楚,被两百块钱的奖金鼓励着,懵懵懂懂地一头扎进了词曲创作的世界。

  就这样,在随后的日子里,李双雄前前后后创作了上百首歌曲,其中就有那首著名的《康巴情》,以及《男子汉》《故乡在心上》《白衣天使》《荞面凉粉》《我们和祖国一起过年》等歌曲。现在各地的街头还经常能听到他的歌曲。

  然而,在某天的黄昏,他演出完兴冲冲地赶回家,才得知父亲去世了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3

 舞台上的李双雄

  1994,南下

  90年代初期,众多的人涌向南方沿海城市创业。1994年,失去了父亲的双雄也到了海南岛,每天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海口的大街小巷,一个场子一个场子的去跑场。

  对比起大同煤矿文工团的受人尊敬与风光,在海口当夜场演员的经历则充满了辛酸和悲哀。在海南的几年,李双雄做过驻场歌手、跑场嘉宾、唱跳组合、经纪人、娱乐总监。曾经因为住不起房子只能到海滩的沙坑里睡,曾经被人骗的身无分文流落在街头饿着肚子,曾经没有睡觉的地方只能徘徊街头。生活给了他苦痛,也教会了他如何辨人识人。

 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,李双雄写了很多东西,创作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,音乐创作带给他的回报深深鼓励着他,让他哪怕在最绝望的境地里面,也能看到生命的光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4

李双雄在整理小时候的自己画的画

  2003,北京

  2003年李双雄背着行囊,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楼门口,排队报道。一起排队的面孔都比他稚嫩得多,但他心里仍然是欣喜的,从未敢想象过的大学生活即将在他面前展开,而这一次,与多年前考取文工团不同,他清楚地知道,这一切不是来自命运慷慨的馈赠,而是他奋斗多年,亲手赢得的报偿。

  那时候,中国的文艺圈中,刚开始欣赏原生态音乐的美,现在大家信口拈来的“原生态音乐”这个词当时才刚刚见诸报端。也恰恰在那个期间家乡的一位歌手(现在已是著名原生态歌唱家)高保利慕名而来,希望能帮他找找机会学习正规的唱歌技巧。在高保利身上他发现了原生态演唱的价值。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李双雄开始有意识地实践自己的艺术方向——以导演的身份挖掘家乡的原生态音乐,回报灵丘,回报大同。

  自来处来,自去处去,文字与音乐在乡情和乡音中流淌。他接连几年给家乡灵丘做春晚,全部用当地的学生和业余演员,从服装到道具,作词作曲甚至到演员头上的装饰、鞋子的配色都要亲自去过问,手绘出设计稿来再去制作。因为着对山、对人、对景、对情,他都深埋于心,演出效果一气呵成,在当地非常轰动。

  毕业以后,李双雄留在了中国歌剧舞剧院,从事专业的导演工作,截至目前,他已经执导了近百场文艺演出、歌舞晚会,有名的晚会越来越多,在圈内名气越来越大。光是用过的导演工作证,就可以摆满一个房间的地面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5

李双雄和爱人

  李双雄的爱人是服装设计师,也是摄影师。两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在隆冬窝在小家里煮上一大锅羊蝎子,呼朋引伴,围炉夜话,要么就是开上一辆牧马人,说走就走,逍遥自在。

  然而解语花般的爱人,却把双雄幼时早已埋得很深的画画梦,又点燃了。开始很简单,还是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和那支旧笔,原来是为了记录舞台灵感,稍纵即逝的灵光乍现,慢慢地开始描摹出枝枝蔓蔓,爬出格子,爬出本子,爬到更大的画布上去。

  李双雄开始不由自主起来,就像小时候一样,只要有时间就想画画,画着画着,得到大画家程振国的认可,入了师门。

  2015年的时候,他终于下定决心,把画画捡起来。为了画画,李双雄把家搬到了宋庄,家和工作室,从此不分彼此,生活和工作,也不再有界限。人到中年,他反而离开舒适地带,而家人也随他一起,仿佛重新开始了“北漂”的生活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6

 李双雄写生

  2015,画家村的晨与昏

  从圆明园到宋庄,基本涵盖了中国当代艺术的30年。

  李双雄错过了圆明园的那个时代,现在对宋庄珍惜得很。每天从方力钧的大喇叭雕塑下面走过,脑子里想的全部都是画画的事,每天5点钟起床,起来洗把脸开始写字,写完字去健身房跑步,吃完饭又开始画画,一天根本就不觉得怎么样就过去了。画画的时候经常把时间都忘了,更不要说他还为了画画推掉了很多导演的工作。

  李双雄说:“画画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很繁琐很麻烦,但是自己喜欢,一点都不觉得累,觉得很有意思,这种过程让自己很愉悦。”刚开始画的时候,他手里面永远有个小本子,别人在那聊天,他在那里画,脑子全部沉浸在自己构造的景物里。可能是一片叶子,也可能是个庭院。

  这些年李双雄已经养成一个习惯,看到的任何物体都会去想象用艺术的语言怎么表达出来,以前是用音乐、用文字、用肢体,现在是用视觉语言。在李双雄看来,绘画能完全以自我的想法去操控,能把自己内心想要表达的意思完完全全的按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。对他而言,日复一日的绘画不只是技巧的熟练,更是对自己内心的洞察和描摹。水墨纵横的笔触里面,看得见人心。

  李双雄虽然是导演,其实他不善言辞,说得很少,做事专注,因此进步也格外快一些,从2015年到2017年,已经有四幅作品入选中国美协举办的国家展览,这在朋友圈里引发了不小的轰动。美协的国展是从上万件作品里选出一两百件,获奖的只有五六十个人,能获奖非常难。对于一个重拾画笔几年的人而言,更是难上加难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7

 李双雄山水画  《崖泉晴喷中天雨》 2017年

  2017年7月入展《 “壮美内蒙古亮丽风景”线第十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、油画作品展 》;2017年8月入展《首届‘白山黑水、美丽四平’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》并获奖;2017年8月入展《纪念叶浅予诞辰110周年‘潇湘桐庐’全国中国画作品展;2017年10月入展中国画学会主办的“吉祥五台山——中国画艺术展”。虽然都说他进步飞快,但是李双雄并不认为自己有成就,绘画对他而言,就如同生命中的精神故园,一旦回去,就不容再次别离。

  现在的他,半生音乐、半生绘画,执导同时,心中有流淌的笔触,绘画时,耳畔伴着无声的音乐。画中有音,声中有画。友人曾经专门评价他的画说:“李双雄先生绘画中的线条是经过审美情感净化了的音乐,虽静犹动,富于节奏感、韵律感……他的美术作品就如同他的音乐作品一样,自然中带有节奏感和韵律之美。”

  他的画室中,总有未完成的庞然巨幅,推开门,迎面而来都是山水磅礴,天地壮阔,年少时的贫寒局促,南下的辛酸茫然,仿佛从未存在过,甚至都没有留下凄惶的影子,人生四十余载的跌宕起伏,并不在画中,只看他笔触流畅,态度安然,坦荡荡的一副好山与好水。而画家本人,也是总是憨笑的,一副知足勤勉样子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片8

 李双雄在画画

  时代剥夺的,也终将归还于斯。努力的人,遇上这个时代,最好不过。(文/ Chris  供图/李双雄)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外媒:一个中国家庭40年的生活变迁_fororder_CqgNOlwbSaGAIjdPAAAAAAAAAAA630.705x528.300x225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