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 书画频道 > 人物传奇> 正文

我是如何改编《繁花》的

2018-07-05 09:10:04  |   来源:人民日报   |   编辑:陈晨   |   责编:郑思雯   |  

我是如何改编《繁花》的

  对我来说,金宇澄的《繁花》是一部乍读艰涩,一旦进入情境,便酣畅淋漓的小说。读毕掩卷,有镜花水月、樵柯烂尽之感。2015年底,经金宇澄提议,张翔联系到吕效平,表达了将《繁花》改编为舞台剧的愿望。在数次会面交流后,确定由我作为舞台剧版《繁花》编剧。

  2011年,金宇澄以网名“独上阁楼”在上海弄堂网站论坛上撰写连载小说,这些论坛帖子,成了《繁花》的雏形。《繁花》写的是上海,用的是沪腔沪调,对吴语区以外的读者来说,阅读起来会有一点“隔”;虽有着无法忽视的上海气质,却真切地透出了普遍的生命感受。正因如此,《繁花》才能走向全国。

  我之所以接受改编任务,不仅由于《繁花》打动了我,还由于金宇澄极富画面感的语言,让我在第一时间想象那些动人场面在舞台上可能呈现的样貌。戏剧是文学的,也是空间的。原著文字生动的画面感,是使我有胆量接下改编任务的一大前提。

  小说以陶陶对沪生讲故事开始,沪生不断想走,陶陶反复拉住。沪生表现愈不耐烦,陶陶讲得愈是仔细,直到沪生渐渐进入故事,不用陶陶挽留也再难移动半步。陶陶仿佛民间说书人,沪生仿佛欲去还留的听书人。故事讲到精彩处,听书人惊呼,说书人得意。金宇澄说,他写作的初衷是“做一个位置极低的说书人”。

  金宇澄确实做了“位置极低的说书人”,我们也看不到任何一个标签化的群体,看不到熟悉的“启蒙”,看不到对圣人的崇拜,看不到厚古薄今或忆苦思甜,看到的是作者站在极低的位置描绘城市角落、红尘男女。在他的笔下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和90年代的人相比,并不见得更好或更坏,然而,六七十年代“清炒凉拌”和90年代“浓油赤酱”的气味差异,却分明地显现出气质上的不同。这种不偏不倚又活色生香的写作,令我十分敬佩。因此,我希望舞台剧也能保持这种不偏不倚,既不美化过去,也不展望未来。

  一部长篇小说要改编为舞台剧,必然需要有所取舍,以《繁花》之“繁”,更是如此。《繁花》以阿宝、沪生和小毛三人串起一个个人物、一个个故事。这种故事串联方式类似中国传统民间文学,看似纷杂凌乱,却一直有主线牵引。小说结尾,小毛临终,说:“上帝不响,像一切全由我定……”阿宝叹息说:“小毛想死,汪小姐想生,两桩事体,多少不容易。”在初稿的梗概中,我希望以汪小姐的生和小毛的死为主线,正如花开花落,“上帝不响,像一切全由我定”。然而,在梗概完成后,我发现,这两条主线已然超出了一出演出时长在三小时内的舞台剧剧本容量,更别说旁枝杂叶了。于是,在与吕效平和张翔讨论过后,决定舞台剧截取《繁花》的前半部来写。这样,既能使剧本的情节进程更从容,也能为将来的续作留下余地。几经修改后的梗概中,确定主线为阿宝、沪生和小毛的离合,以阿宝、小毛和沪生的结交开始,以三人的重逢结束,表达人心与世事的无常。随后,出品及制作方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和五盟文化把它打造完成,今年1月在美琪大戏院首演,正式搬上舞台,又在不久前来到北京接受观众的检验。

  我十分喜欢《繁花》两个时代交织的结构,“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”,最后才发现两枝长在同一棵树上,这是金宇澄的巧思。这种小说结构,使两个时代的并置不至于杂乱无章,有如草灰蛇线,伏脉千里。阿宝在小毛庆生聚会上说:“人生知己无二三,不如意事常八九,就是最好的朋友,最后也是各归各,因为情况太复杂了。”小毛与二人绝交后,阿宝说:“人是要变的,情况变了,一切会变。”这一前后呼应,让我找到了“生死”以外另一个能够将两个时代串联起来的东西,那就是“变化”,不可掌握的变化。我想将命运的不可预知关照全剧,让剧中所有人际关系都处在变化之中,到达意料之外的结局。

  沪生与姝华是最容易下笔的。他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都经历了巨大的命运落差,这种落差所造成的影响在姝华回上海时爆发了。小说本就为沪生和姝华提供了绝佳的戏剧场面,这使我很快就找到了这对人物与这组关系的改编方向。当全剧落幕,这组关系也完满自足了。在改编时,我对这一对有着最大的创作激情。最难处理的是阿宝。他的“不响”牵扯着非常多的编剧技术难题。我最终将他与李李处理为活在回忆里的人。阿宝的“金鱼”和“钢琴”,李李的“玫瑰”,作为他们历史的意象反复出现。小说中阿宝一直不结婚,心中总是想着蓓蒂。在最初的网络连载版中,90年代的阿宝仍然在四处打听蓓蒂的消息。蓓蒂连带着过去那段不堪的岁月,铭刻在阿宝的生命中。我将阿宝与李李的感情看作二人的某种同病相怜。阿宝心中是60年代的遗恨;李李心中是80年代的伤疤。一个被政治裹挟,一个因经济沉沦。于是,被动的阿宝终于在李李坦白心事后主动了一回。

  《繁花》第一季的剧本十易其稿,我不敢说我还能改得更好。其中功过,只有交给观众评价了。

  (作者为话剧《繁花》编剧。图为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演出剧照。)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