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 书画频道 > 人物传奇> 正文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2018-05-25 09:12:46  |   来源:新华网   |   编辑:陈晨   |   责编:郑思雯   |  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从浙江省古籍修复材料中央库取出合适的纸张,准备进行修复工作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在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所在的建筑旁留影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在工作台上修复元刻本古籍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将修补好的书叶锤平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在修补书籍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为修复用纸染色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介绍古籍修复中心修复的古籍样本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我在西湖边修古籍

  5月23日,阎静书展示正在修复的元刻本古籍。55岁的阎静书,在杭州孤山西湖边的一栋小红楼里已埋头工作了38年。她是浙江图书馆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的“掌门人”,年复一年跟发黄的纸页打交道,将珍贵的古籍从消亡的边缘拯救回来,让祖辈留下的文化遗产重获新生。 1981年,阎静书高中毕业就来到这里,跟随老师傅学习古籍修复。从补破页到上书皮、订线,将经历了虫蛀鼠咬、水湿风化的古籍重新修复。“修复古籍就像诊断病人,要针对不同的疾病对症下药,这也是这项工作的挑战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。”阎静书说,她的团队坚持使用天然材料修复书籍,光是补纸就收集了200余种,酸碱度、色泽、厚度都力求与原纸相配。对她来说,选择古籍修复不仅是一项事业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我的名字,大概就是静静地修书,让更多人能静静地看书吧。”阎静书说。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

微信公众号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